pulse

2016年12月20日,我开始发高烧。由于身体已出现一些不寻常的迹象,再加上高烧迟迟未退,我心里开始隐隐担忧。我并未察觉病情的严重,只是感到身体格外地疲倦。想说也许是身体疲劳过度所引发的不适,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就让自己躺下好好休息吧!直到傍晚醒来,发觉高烧非但没退,腰背部分还隐隐作痛,整个人处在非常糟的状态。

在我高烧日愈严重的第四天,当我上洗手间小解时,惊觉自己的尿液里带有血丝,心想这或许是因身体感冒所引发的,所以并未多加理会。我只做了一个求神医治的祷告,且相信上帝必然会垂听祷告。一两天后,神垂听了我的祷告,高烧退了,小解时尿液里也没有血丝了。

令我费解的是,在之后的几天,我的发烧一直反反复复。在主日崇拜里,我披着灼热的躯体证道,且在不以为意的情况下,于下午时段为15位弟兄姐妹进行洗礼。隔天我照常出席了神召会中文部的会议。之后,我的高烧又卷土重来。

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,我只好前往附近的诊所看诊。医生要求我做抽血检验,由于当时要赶往新加坡,所以未能在两天后领取体检报告。于是我便急着到医院做体检,以便能直接领取体检报告。“噢……”,夹着一脸的错愕,我竟被医生诊断为是鼠尿病(Leptospirosis),必须立即留院治疗与观察。

在住院的日子里,护士每天都为我注射四包抗生素和两包点滴,抽取血液样本至少两至三次。有一次,突然之间我觉得呼吸困难,原因是鼻子敏感所致。医生知道我的病情后,为我做了X光检查。原来,我的身体已受到细菌感染,影响了肺与肝的部位。同时医生也诊断出因大脑出现缺氧的状况,所以我会很容易感到疲累。

回想起我入院的那一晚,护士给我服用了抗生素后,我的体内开始产生抗药性。身体突深感不适,不断地上吐下泻,当时的情况确实令我感到彷徨无助,苦不堪言。

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诊断我的三位专科医生。由于要把药物放进我的肛门内,他们要求我脱去身上的裤子,当时的我真的不知如何反应,心中冒出被侮辱的感觉。同一时间,医生也为我做了切片扫描检验,原来我的大肠内长有息肉,加上生内痔疮,因此需要开刀做切除息肉及痔疮的手术。

住院时期的每一时刻,我都感受无比地痛苦难耐,渐渐地发现自己已经不知如何以祷告及经文的应许支撑下去。更糟的是,就连呼喊上帝名字的一丁点儿力气都没有了。得知不被医生允许在圣诞节出院的消息后,我的心情顿时非常沮丧。凭着微弱的声音,我在平安夜里的凌晨四点为着圣诞节的聚会祷告。在祷告中,神很奇妙地给了我十个为圣诞节的代祷事项。当时我把这十个祷告事项发了给教会同工和敬拜团。那一霎间,我立即感受到身体的热完全退了。这让我深深体会到,这是神在圣诞节里给了我一份最好的礼物。

某天当我在病床上醒来时,有一位的女牧师因听到神的启示,特从老远的新山来到吉隆坡探望我,为了是要亲自与我交谈与祷告。她对我说了这么的一句话:“无论你有多强壮,也总会有倒下的一天,上帝的工作永远不会停止,每个人都会被兴起做上帝的工作。”这位牧师为我祷告后就离开了。

最后,我要感谢弟兄姐妹在我生病时为我祷告,并给予及时的帮助与安慰。经过了这次的苦难后,我深知这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与怜悯,而我的生命是被神从死亡边缘中拯救出来的。因此,我向神承诺,在二十年内要照顾身体的健康,不可再让自己进入医院,不可耽误神的工作,并且要更努力做神的工。在此,我鼓励弟兄姐妹们活在当下,来到神的面前,尽心、尽性、尽力、尽意爱我们的神。

保持联系

  • 52-62 Jalan Siput Akek Taman Billion Cheras Kuala Lumpur 56000 Malaysia
  • 03-9130 3687
  • 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。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。